清云辞

【非良】秋剪(一)

又名小良子梦游穿越记(bu
新人第一次发,多多不足,众多私设.众多ooc.没有存稿.文风随时崩坏.
……这样也能接受的话,那么,开始吧。
放荡不羁公子非x多才多艺清倌良

楔子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树影婆娑。清冷月色朦胧,从枝杈缝隙中漫过,溢满周围黑暗。石桌旁不远处有一清溪,泠泠作响,是幽山中唯一生灵的存在。

张良眸色深沉,对着月光把玩手中酒爵许久,一饮而下。他不喜酒,此刻却分外渴望烈酒入喉,如刀割般辛辣的痛苦能让他混沌三分。

多年前的今天,是韩非使秦的日子。

他明明记得那晚,他与他灯下夜话,却不知何时熟睡,醒来身旁早已空空,香炉上轻烟未消。他懵然,呆呆地看着身前一切,到处都有他的影子。

但他走了。

从此未归。

他甚至没能给他一个告别。

紫衣公子离去,青衫少年不再。只有小圣贤庄的三师公,还有如今大汉的留侯。

得到了许多,失去的却再回不来。

他微勾唇角,就着月色又饮了一杯。

头痛欲裂,酒香醉人。紧紧闭了眼睛单手支着头,身遭酒气愈重,灵台也不复清明。忽的眼前一黑,他身子前倾倒在桌上。

手中杯盏落地,伴着清脆的一声四分五裂,惊起一片飞鸟。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帐中人乌睫微动,蹙了蹙眉,缓缓睁开了眼。随后瞳孔微缩。

这……

入眼便是素色纱帐,身遭是好闻的檀香。素手撩了帘子,阳光透过,他微眯了眯眼。视野清晰时,就看到一陈设简单的房间,家具不多,一茶桌两把椅,身下坐的这张床,还有……

……梳妆台??

他一怔。往身上瞧去才发现自己只披了件素白轻纱,头脑短暂空白后起身跑到镜子前,看见镜中面孔,微微后退了一步。

是他。只不过,是年少时的他。

一向谋略过人的张良此刻有些慌了阵脚。
他这是……到了哪?

瞥见床头一银亮物什,捡起一看发现是块面具,戴上刚刚合适,遮了半张脸,只露出一点白皙的皮肤和薄唇。他还未细思索,突然有人扣门。起身开门,一抹紫色身影蓦地显于眼帘,他又是一惊。

……紫女?

来人唇边笑意温婉疏离,柔声道:“公子昨夜睡的可好?”他默了片刻,刻意改了声调答:“多谢姑娘,一夜安好。”紫女笑道:“以后可要改叫姐姐了。昨夜你来说要任清倌,听你弹了半曲觉得还不错,今日来听听剩下的半曲,顺便再与你商定些事宜。”

他垂眸思考片刻:清倌?约是个卖艺职位;昨夜?如果这具身体真是曾经的自己,为何他记忆种从未有过这段?如果不是自己,那这张十分相似的面孔主人又是何人;紫女?那这里约是紫兰轩,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短暂几秒后他抬首温声道:“好。”遂侧身请紫女进来。

紫女巡视一周道:“这里有些简陋,不知公子住的惯否?”“在下素来喜简,这里很合在下心意。”“那便好。”她瞥见角落里的琴,笑道:“公子来将昨夜未弹的半阙曲结了吧。”他微顿,自己怎能记得昨夜弹了何曲?欠首道:“这曲子当连起来奏,中途有断便不成琴意,人兴致也会坏了三分,不若在下再奏一曲,也请姑娘品鉴一番。”紫女点点头算是同意,他这才呼出一口气,端坐琴前。他一边调弦一边回忆年少时所学琴艺,近些年来虽公事忙碌却也得空而奏,因此并未生疏多少。

为什么要弹琴?

因为他说过,良儿的琴声,比那京城花魁还要好上三分。当时只觉他是调笑暗讽,面上一片红霞,却不想一句话记了一生。

琴声泠泠,忽忆少年时。

回首再寻,物是人非。

一曲弹毕,紫女笑着拍了拍手:“公子琴技当真妙极,竟比我家弄玉还好上些许。”“不敢,折杀在下了。”他颔首,眼底微微有些忧伤,很快便随窗外清风逝去。

TBC.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