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云辞

【非良】秋剪(二)

依旧日常作死.文笔渣.私设多.人物ooc.不稳定崩坏.
嗯我又来了。自己拥抱自己。
某些设定有些超前且乱七八糟,诸位只当消遣,莫要当真。
不多言,开始吧。
.
.
.

——杨柳岸,晓风残月。】
于是,张良就莫名其妙地成了清倌。
还是在紫兰轩。
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上午,单手支腮对镜面对这一不可思议的事实。他向来不信鬼神之力,可眼下发生的事却无法得解。
这个世界是真的么?这个世界是他原来的世界么?现在是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有没有张良这个人?他的至交能否认出他?以及……
结局,会和原来一样么。
家破国亡,身死魂消。
他下意识地一抖。
恐惧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他手脚冰凉。
不,不会的。既然我来了,就一定会起一点作用的。
哪怕只是为他挡一次锋利刀刃。
花香袅袅,从窗外一枝初绽桃花上探入。他起身望向窗外,街上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天空很蓝,阳光出奇的好。
记忆中紫衣公子的乐观仿佛感染了他。唇角不自觉噙了三分笑意。总是有希望的,不是么?
他简单收拾一番,戴上银面出了门。他打算去探一探现在的情况,顺便去……逛街。
没错,逛街。
他自小出身相国府,每日只是读书学习;结识韩非入了流沙后几乎每天在紫兰轩和相国府两点一线间奔波;韩国国破后,他几乎脚不沾地,每日心计事务都极多极重,又何来时间聊以消遣。此番前来,虽然不大清楚状况,但也落了一身轻松,自然是要去看一看。
街上热闹非常,张良步子也越发的轻松,没有了身份的桎梏,他终于可以做自己。吃了王家的包子李家的米粉张家的云吞后,他慢悠悠地路过一家酒楼。骤然止步。他仰首,看那牌匾上的字,流光溢彩。
京城的酒楼,韩非大都吃了个遍,曾经还煞有介事地跟自己介绍京城里哪家酒楼的酒品种最多,哪家酒楼下酒菜别具一格,哪家酒楼烈酒如同喉间插刀,哪家酒楼有美人为伴,哪家酒楼有入窗月色,十五可观满月盈盈。
此刻面前这家醉月楼,就是他当初说的那家可将十里月色尽收眼底的酒楼了。
他其实并不想喝酒,却鬼使神差地提步踏了进去。店小二热情地招呼,他轻车熟路地步向楼上。
“一壶杏花白。”
坐在窗前看去,窗外风景确实无所阻拦,尽入眼帘。可惜白日当头,赏不了皎洁月色。酒已上桌,他却并不急着喝,只是拄着窗框向外望去,看天地之间的芸芸众生,一时无声。
只有风进进又出出,卷了人发丝,纷纷扰扰。
……
许久,他离开酒楼,白衣翩然,青带绾发。那壶杏花白,大多祭了天地。但他不胜酒力,即使只是小酌也颇有些醉意,双颊飞起些红晕,被银面一遮倒是看不大清。他缓缓从走廊尽头踱步而来,因着不大清醒只能全神贯注看脚下的路,没留意身旁的房间里,一紫衣公子手中酒樽忽然落地,啪的一声,琼浆玉液四处飞溅,碎了一地水光。
那人睁大了眼,双唇翕动半天却未发声,半晌缓缓吐了二字,很轻,轻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子房……”
.
.
.
【您的非哥哥已上线请注意查收】手动滑稽.jpg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