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云辞

【非良】柳语(上)

一坑未完又开新坑……别拦我让我去剁爪子。
目测短篇,也许两发完。一个很早就想写的设定,一直没敢动爪子怕写崩。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还是要崩。|・ω・`)
大概就是小良子是狐妖,韩非是人类,当然最后我把设定全推了你们也不要意外。
日常ooc日常私设如山日常文笔日常文风你们懂。这篇文风大概比秋剪能轻松一点,毕竟我时而清醒时而发疯(눈_눈)
胡说八道随便看看就好,莫要当真。
.
.
.

张良遇到一个很奇怪的人。

那年春晌,下了场小雨。山中的空气蛮不错,人烟稀少,灵气也足,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他就化了原形,找了处隐蔽山洞,闭眼冥想。

再睁眼的时候,就全然不是这番天地了。

华丽的紫绸映入眼帘,身遭是清冽的梅花香气。他还没来得及好奇春天为什么会有梅香,就被人对着阳光高高举起来。张良吓得哆哆嗦嗦一阵后怕,要是之前修炼偷懒些,现在怕是要魂飞魄散了。那人却全然不顾,笑嘻嘻地道:“哇小狐狸,你醒啦。”张良细细去看他的眉眼,虽然逆光不大清楚,可也能看出他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倒是副衣冠楚楚的好皮相。

他后来才知道,凡界有个词,叫衣冠禽兽。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那人举够了,又放下来搂在怀里揉他的头。张良一边感受着头上爪子的肆无忌惮一边听他絮絮叨叨:“哎呀小狐狸你可得感谢我,要不是我路过那山洞救了你,你就得冻死在里面了,你看啊那里没有食物没有水可怎么活,周围林子山禽猛兽也多,不如……”

张良抬首,以一种关爱失智青年的眼神瞅着他。他又在张良头上揉了一把。

“不如,你就跟我走吧!”

张良想,这人傻的好生有趣,不如跟着他转转,过几天就回来继续修炼。遂点了点头。

那人大喜,道:“那我叫你子房吧!”

张良表示你开心就好。

他就被人揣在怀里,第一次离开深山。

他哪里知道,这一去,就是十年。

———————

紫袍男子名叫韩非,是当今韩国的九公子。

张良想了许久都不明白他贵为王室是怎么跑到深山老林里瞎转悠的。

日后张良问起,他搂人在怀,把头靠在人颈窝上轻笑道:“也许,这就是缘份吧。”

张良不是很信这个。他不信缘,但是信天命。

如果不是天命,他怎会自小失去双亲,因生就白毛而被红狐族群抛弃,整日漂泊不定,吃了上顿没下顿。

就这样过了几百年。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是每次濒临死亡时,总会有个声音又焦急又心疼地唤他。他强撑着眼皮望去,却空无一人。

张良最后听到那个声音时,他刚跟某只猫妖打了一架,险胜几分,却也浑身鲜血淋漓,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

他以为自己混了这么久老天终于要收了他的命去,耳畔那个熟悉的声音又沉沉响起。

他道:“你等我。”

张良昏了过去。再醒来,身上的伤已尽数愈合。

从此他再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

———————

张良跟着他回了王宫。他日日浪迹花丛,处处莺歌燕舞。

但他总带着张良。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他们的九公子逛青楼时,总带着只狐狸。

莫名其妙。

张良看见他每次都点了一大堆涂脂抹粉的艳丽女子进来,结果最后就是奏个小曲儿。那群姑娘也见怪不怪,反正每次都有大笔钱财可拿。

韩非在夜深人静时常把他抱在怀里按在心口的位置跟他说话,声音飘飘忽忽的。他道,何苦生在帝王家。

张良默默点头。

他道,一切都是为了掩人耳目。他从来没奢望那么多,只想活下去。

张良用尾巴蹭蹭他。

他道:他一生所念所痴,唯有一人。

张良蛮好奇的。但韩非没有继续说下去。

于是那天夜里,睡的好好的九公子被踹到了地上。

———————

有一日,韩非带着张良游湖,结果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突然变了脸色,这只小小的船就十分配合地翻了。

当时侍卫都在岸上,从船上望去只能看到一群蚂蚁。

张良不得已化了人形,捞起呛了几大口水的九公子就往岸边游。他没有朝人多的地方游,上岸时周围静的很,别说人,鸟都没有一只。

他喘了口气,刚瘫在地上,就对上旁边人笑意盈盈的脸。

他差点一巴掌呼过去。搞了半天你没事是么?!

韩非看到自家狐狸化形好像没有多大震惊,只是把湿漉漉的一只搂怀里上下胡摸一通,道:“没想到你不仅手感好,长的还漂亮。”

……

夜里韩非顶着脸上的巴掌印委委屈屈地在篝火旁暖手。张良冷漠脸上满写着“我不认识你”在一旁抱臂坐着。

“哎,子房莫要生气了……我当时是真的被吓坏了,我又不会水,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我要是在大好年华被淹死实在是太可惜了……”他说是这么说,脸上表情却早早出卖了他。

张良打算一晚上都不跟他说话。可是他从小体虚,泡了冷水还被晚风吹了一宿,身上发热而且难受的很。他迷迷糊糊睡过去时好像被人抱在怀里,那人隐隐约约说了什么,他听不清楚,只听见纳妃什么的。

夜里星光粲然,别是一番盛景。
.
.
.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