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云辞

【非良】柳语(下)

私设很多了……许多不足请多多谅解…(。

.
.
.

十年为期。

——

这天夜里,张良没来由的心慌。他睡不着,翻个身去瞧身旁卧着的韩非,猝不及防对上人一双极亮的眸子。

“怎的还不睡?”他轻声问。

“……有点失眠。”韩非揉揉眉心,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韩非微愣,随即戏谑神情又从眼底浮起。

“……子房想听我说什么?”他唇角翘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张良翻身不去看他。

韩非眸子里的光一点一点地黯下去。

这一夜,张良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眼前一团雾气,韩非的身影在前面若隐若现,他去追,眼前一切却如海市蜃楼一般,可望而不可即。他听见他的声音,有些哑。

“子房,忘了吧。”

很可惜,张良是只白狐。白狐之所以被众红狐抛弃,是因为他们强大的精神力。这往往会影响到一个族群。

张良瞳孔微散,他阖眸静待,再睁眼,已是一片清明。

阳光刺眼。头痛欲裂。

他知道,这是因为有人强夺他的记忆却没有成功。

身旁冰凉,已无人迹。

——

没有人对平白消失了一人一狐而感到疑惑。

仿佛他们从来就不存在。

——

张良兜着自己一点可怜记忆离去。他回到最初的那座山,山上郁郁葱葱,翠如泼墨。他潜心修炼不问世事,即使外面替了朝代变了天也与他无关。

他与尘世的牵连已经断了。

——

不知过了多久。

一日,山上来了位客人。

张良微微抬眸,声音浅浅:“何事?”

来人一抖折扇,笑的张扬。

“吾知伊人何处。”

“何以换?”

“春柳一枝耳。”

——

直到张良拼了一身修为取得山顶一柳枝,他想把那人的折扇撕了,对着他的脸踩七八百遍。

山上只有这一棵柳树,碗口粗细。

旁边奇花异草居多。

当然,皆是剧毒凶残之流。

怪不得方圆几里无息。

不过好在是拿到了。

那人折扇摇的依旧欢畅,笑嘻嘻伸手欲接。

交出去的一刹那,他微微一笑:“顾霭,记得把檐上柳枝修剪修剪。”

那人折扇便落了地,摔成两半,瞧得张良唏嘘不已。

……

这混蛋果然是公报私仇。

原来顾霭其人本是韩非座下一长老。仙界不管人间事,韩非当初执意废去一身修为下界,甚至有人死谏求他莫要意气用事。

他只道:“他不能等了。”

他甚至安排好人手,布置好一切。仿佛交待后事一般。

张良,韩非坐下大长老,统仙宫内务,因当年内乱被卷入轮回,受百世磨难,修千年安稳。

这些记忆,在韩非强夺未果后,就回来了。

但他还是那只无能为力的小狐妖。他只有增进修为,静待时机。

……终于等来了这独好柳树且睚眦必报的这厮。

其实两人私交不错,就是因为一次喝酒张良没拦住他,导致他自己放火烧了自家院子以及院子里的柳。破金重栽以及去张良面前呼爹喊娘求借钱等等不提。他实在想找个人恨一恨却不忍心恨自己,遂大公无私地转给了张良。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待韩非再睁眼时,面前第一人竟与梦中之人面容重叠,他一惊手一哆嗦,那人便缓缓起身揉了揉眼,道:“你醒了啊。”

韩非紧紧盯着他,仿佛要把他刻在心里。
许久点点头。

“嗯。”

“我回来了。”

——

据韩·聪明盖世·天下无双·非表示,他怎么可能只甘心陪自家子房十年。

夺取他记忆只为了偷奸耍滑来世再见,免得他这世想不开自尽,入不了轮回,自然无法相见。

谁知道张良这小兔崽子忒能耐,虽然他用的法力很少但也是仙力,居然被一只小狐妖给破了。

也许这就是一物降一物?

——

却说张良散了修为折了柳枝予顾霭,那人到底念着旧情帮他个忙。

韩非这一世实则阳寿未尽,顾霭搜来他的魂魄,照着他原来的模样造了个躯壳,磨合一段,只待静养便可。

张良:“改日一定要好好表彰你一番。”
顾霭:“大爷啊您老二位就在下界游山玩水吧您要是回去一纸诉状我也得下来喝西北风了。”
张良:“上面一切安好?”
顾霭:“放心吧,你家那位都交待清楚了。等你们轮回结束再回来也不迟。”

张良微笑目送他滚回天上去。

——

“子房。”

“嗯?”

“我心悦你。”

“我也是。”

柳色满室,旖旎春景。

.
.
.

【END】

评论

热度(16)